省总社概况

您的位置: 首页 - www.省总社概况
中职院校可招收50岁以下的农民进行中职学历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03      来源:shaanxicoop.com       点击量:705

  50岁以下的农民,可以回学校重读学历了。如果当过木工、电工,或是农村会计,在养殖场、园艺园工作过的农民还能凭务农经历折抵学分。4月3日,教育部和农业部联合颁布《中等职业学校新型职业农民培养方案试行》(以下简称方案),涉农专业办学10年以上的中职院校,可招收50岁以下的农民进行中职学历教育,帮助他们成为新型职业农民。

  涉农中职校 培养新农民

  在教育部和农业部看来,请50岁以下农民“回炉”读中专有助于全面提升务农农民综合素质、职业技能和农业生产经营能力。这是面向农村的职业教育改革的一项尝试,将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培养新型职业农民,稳定和壮大现代农业生产经营者队伍,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推进农村生态文明和农业可持续发展。

  依据《方案》,新型职业农民培养主要招收从事农业生产、经营、服务和农村社会事业发展等领域工作的务农农民以及农村新增劳动力。招生重点包括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经营者、农民合作社负责人、农村经纪人、农业企业经营管理人员、农业社会化服务人员和农村基层干部等。50岁以下,且具有初中毕业以上学历的农民均可报名。

  承担培养任务的办学机构应是国家承认的公办或民办的涉农中、高等职业学校;具有连续10年以上的涉农专业办学资历;具有相应专业及课程开发的能力,以及农民教育培训经验和师资力量。

  目前,北京市中职学校有97所,公办中职中有种植、农艺等20余个涉农专业。

  农忙多实践 农闲多理论

  中职校将为农民开设的学历教育课程分为种植、畜禽养殖、水产养殖、农业工程和经济管理五个专业类,每个专业类包含若干专业方向。

  课程设置分为公共基础课、专业核心课和能力拓展课三大类,学生可根据自身需要选择相应课程,各地也可根据产业发展实际,适当调整课程内容或增开其他课程。

  学校还将把教学班搬进乡村、农业企业、农民合作社、农村社区和家庭农场,依据农民生产生活规律安排上课作息时间,农忙时多实践指导生产,农闲时多安排理论教学。理论教学可采取课堂教育或者远程教学的方式,学生可选择集中或分散学习;实践教学则分为实验学习、专业见习、技能实训、岗位实践等多种类型。

  不仅上课灵活,学制也灵活。依据《方案》,实行弹性学制,有效学习年限为两年到六年,允许学生采用半农半读、农学交替的方式,分阶段完成学业。

  获职业技能 可折抵学分

  新型职业农民中等职业教育实行学分制,按16个学时折合1学分计算。每完成一门课程的学习,通过相应的考试考核,即可获得该门课程的学分。累计修满2720学时、获得170学分即可毕业。

  学分分为课程学分和认定学分,农民学生具备的相应农业生产经营技能、学习培训经历、职业资格、表彰奖励等,经认定可以折合一定学分,认定学分最多不超过57学分。

  例如学生获得农业行业特有工种或与所学专业方向相关的通用工种的职业资格证书、职业技能等级证书等,最高可认定15个学分;参加有关部门举办的“阳光工程”“绿色证书”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等农业技术技能培训且经考核合格,可折算5学分到10学分;参加各种职业技能、知识等竞赛并获奖,最多可认定20学分;专利发明、科研著作、发表文学作品最多可认定10个学分。

  农民如有外语、电工、瓦工、木工、钳工等职业技能,可选5至10项折抵学分,每项技能至多折抵3学分。学生如果具有两年以上农村会计、农技员、植保员、防疫员以及大规模养殖场工作经历,可折抵部分学分。

  毕业拿学历 获国家承认

  虽然宽进,但是严出。依据《方案》规定,农民学生的考试考核分为过程性考核、终结性考核和实践成果考核,每门课程要求三种考核都合格才能给予学分。凡实习请假超过三分之一实习时间的学生,或每门课程无故缺席十分之一学时的学生,该门课程不及格。生产实习不及格一般不予补考,随下届学生重新生产实习。

  如果学生有效期内完成规定的课程学习,考试考核成绩合格,达到规定的毕业学分数,即可毕业,获得国家承认的中等职业教育学历以及中职毕业证书。

  跨校跨专业 搭建“立交桥”

  提到职业教育改革,专家学者提到最多的就是要建立跨专业、学校、教育层次的职业教育立交桥。新型职业农民培养向着这个方向迈出重要一步。

  《方案》鼓励各地探索建立农民学分银行,在此基础上,国家将出台统一规范,逐步建立全国性农民学分银行,搭建专业间、学校间、地区间以及学历教育与非学历继续教育间的农民职业教育立交桥。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新型职业农民培养方案是一种很好尝试。采取“宽进严出”的方式让农民读中职,既可以满足部分农民以及农民工的求知欲望,也能改善农民职业素养较弱的现状,提升他们的职业技能。

  他建议应将尝试扩展至高职,这样农民读完中职后,可以有机会读高职甚至是本科,吸引更多的农民“回炉”,为他们搭建立体化的教育模式。